Tuesday, March 30, 2010

回到山中/吹水 -TC

(正想post操練日誌,原來Tommy已上載了。我的版本既然已寫了,不妨也留下,看看隊友們怎樣各自修行,感受不同。)

毅行者操練第二課:回到山中/吹水

馬拉松後,精B升了級。今天回到山中,和麥徑重新磨合。試走一段,由馬𩣑山到沙田坳(「試跑…」還是「試行…」?「走」最適合,至於跑或行,說來話長,遲些再談)。

早上七時,全隊準時在水浪窩集合。師傅教落,有教養的人不應早到,我平均時差是30分,但行山絕少遲到,女朋友也沒有這般吸引力。

出發。目標是一小時到馬𩣑山頂。Tony和我壓後,放完水、吹一回水(圖1)*,Tommy 和 Nelson已不見了。彎後見他倆默默jog上斜路,有火!速速追上匯合,重整隊型,繼續吹水。

吹水和呼吸不兼容,要吹水就要慢下來。但行山不吹水就等於做飯不調味、造愛不調情,慢就慢喇。Tony 從維也納減壓回來,水滿一桶,放縱地吹。心想,今天的上山Target報癈了。索性順其自然,讓他一口氣由維也納coffee house,museum quarter, Vermeer、說到Freud Museum。上到馬𩣑山頂似乎也只用了一口氣。Tommy 報時,剛好一個鐘! 這個時間,是我paced新興盛世隊17:15步速的指標。今天以自由吹水狀態達標,很神氣(圖2)。

按我的黄金分割理論,長途比賽在30-40%路程完成後,心理上就進入下半程狀態。馬𩣑山頂就是毅行者賽事的心理半程點。比賽時來到這里的狀態若如今天,一定win。

山頂涼爽。想到下次再來時是炎熱的十月份,獨自慢下來,馬𩣑背上盡覽昂平、西貢,享受清風。「竹杖笀鞋輕勝馬」,頓覺飄然,一週積來的煩累,總會在這里 – 我的忘憂崖 – 消秏掉。轉眼隊友已遠去、開始下山(圖3)。急急追上,提醒大家在平路上要全跑(只為操練,17:59的毅行速度不用跑)。

下了山,空波順溜。談書,Tony送的一本謎書。謎底揭完,前面隊友已jog上最後關口。後面的人繼續吹水。走著,忘了跑,忘了Target Time。

以後的路程,漸漸模糊,直至消失。當時就忘了。好像說過什麼,什麼都好像說過。總之,轉眼就到了終點。專注走的,時間是2:55,掛住吹水的慢了數分鐘。整體來說,還是「可以」,可以興奮一頓公仔麵(圖4)!

今天表現:A+:全程吹水仍輕鬆達標,有野落袋,賺。

*吹水:香港的street language。介乎對談與獨白之間的閒談,無目的、無結構、不勞心、不費神。若多於兩人,則如polyphonic music,一人一聲部,間中對位,多數不齊。任何self-respecting的行山隊,必有吹水師,以調節步速,控制情緒,否則不成隊型。精B有四個。

1 comment:

  1. 您好~您的部落格很棒喔^^
    跟您分享一個訊息喔~

    你滿意目前的收入嗎? 不改變 就永遠不變 ~

    每日花2~4小時,為自己建立終身保障收入

    深入瞭解這網路賺錢商機

    改變一生的機會請進入~> http://hyesung.weebly.com/

    ★ 謝謝您的閱覽,如不感興趣,抱歉打擾您了,請將此訊息刪除!
    祝您˙諸事順心-愉快! ^_____^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