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May 11, 2012

精 B唔守寡

B已經報名參加2012年毅行者。
守寡守了半年,好辛苦,唔想守了。用把口去守已經這麼辛苦,很難想像身體力行去守。我本來已做好心理準備,11月某一日我會找藉口離開香港,遠方之處一定有一個會議等住我去開。到時人不在香港,毒癮發作時發冷流口水鼻涕,獨自瑟縮在酒店房裏,至少無人知。
12年了,我的人生計劃環繞着11月某一日,我的春夏秋冬不是關於衣着換季,而是關於練山時的天氣變化。甚麼月份做甚麼事,我有一套規律,重心是11月某一日。失去這重心,我會變成怎樣子,我不知道。
實不相瞞,由去年11月至今,我沒停下腳步,不停在跑,我假裝甚麼事沒變,因為我一直告訴自己:萬一我真係姣婆守唔到寡的話,到時才練可能太遲。一路諗住可能守唔到寡的人,一定守唔到,這個「萬一」是多餘的。

好鍾意 為甚麼要解脫
甚麼時候開始後悔?大概是宣佈那日,宣佈後好像解脫了,但解脫歷時只有三幾個鐘,之後便開始諗,咁我點算?究竟我解脫了甚麼?我實在好鍾意這件東西,我為甚麼要解脫?
我開始唔提這件事,不提堅守當日豪言,也不提有可能會食言,總之唔提,當無這件事。唔提的好處是,不用立即面對,未反口之前仍然是堅守豪言,但我無說過不會反口,總之神又係我,鬼又係我。主席盧先亞肯定第一個撲出來大叫:「你條××,一早知你姣到死,守寡守唔到半年,我估中晒!」主席,我出嚟行,靠把口,即係死剩把口,呢單嘢你慢慢聽我講,我好有道理。
當初公開宣佈,最大理由是為了家人,想多點時間陪他們。之不過宣佈後,我終日愁眉苦臉,心裏流淚,我家人頂我唔順。其實,我老婆沒有一分鐘相信過我可以守到寡,早前我鄭重向她解釋,這次是真的,我在報紙白紙黑字寫了出來,全世界都知道,她的反應照舊:「個仔星期日有個音樂會。」我老婆這樣不信任我,我沒理由辜負她。小男孩去年親眼見過老竇的威風樣(不威風時他回了家),他多次提及今年再玩,我食言實在不是為自己,是為了家人。

11
16日 北潭涌見
早前約咗另外三個人出來跑步,想一路跑,一路講,之前想好開場白,打算慢慢一路推上高潮,直達最戲劇性氣氛。點知幾個人的反應平靜至極──「好」。我心想,乜話,一個「好」,無其他問題嗎?無。可能他們跟我老婆一樣,從來未相信我守得住寡,之前又不好意思踢爆,我既然坦認是姣婆,他們心存厚道,放過了我,就是一個「好」。
既然自己想通了,得到家人和隊友支持,唯一要面對是盧先亞這類好記性人士的奚落,想到8月烈日上雞公山我都頂得住,應付盧先亞之流屬碎料。
各位,精 B龍精虎猛,我們已報名參加2012年毅行者,20121116日,北潭涌見。


蔡東豪
2012.5.11 逢星期五刊於《蘋果日報》

4 comments:

  1. 你這篇文章真的有血有淚,太好笑了!
    剛已在樂施會的facebook page分享了:

    http://www.facebook.com/oxfamtrailhk/posts/411129312253382
    介紹本文我寫了以下文字:
    ‎"由去年11月至今,我沒停下腳步,不停在跑,我假裝甚麼事沒變,因為我一直告訴自己:萬一我真係姣婆守唔到寡的話,到時才練可能太遲。一路諗住可能守唔到寡的人,一定守唔到,這個「萬一」是多餘的。"

    蔡東豪先生在五月刊出了這篇文章,那句「守唔到寡」既攪笑又真摯的感嘆,令人動容!
    蔡先生,你當日說「以後都不會參加」時,我們暗地裡都像你身邊的家人朋友一樣,「沒有一分鐘相信」。還是山上見吧!加油!
    (Chinese Only)

    ReplyDelete
  2. 世事無絕對,去年我也有comment過你的文章。
    Anyway, 北潭涌見!

    ReplyDelete
  3. 天天上班厭了累了,想要以後無後顧之憂?
    何不給個機會自己來了解更棒的賺錢系統?
    無需推銷,無需看人臉色,無需囤貨,更不需要人脈口才!
    簡單地為自己賺取最無憂的收入 >>>【 http://goo.gl/ge7Be 】
    !觀念轉個彎,生活大不同~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