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November 10, 2012

星期一午餐



星期一公司靜侷,Paul冇約人食晏,拉了我出去。

Paul:星期日去咗邊度玩?

我:兩個月後要參加馬拉松,星期日練長課。

Paul:幾長叫長?

你:28公里。

Paul:28公里!揸車揸28公里人都攰,你咁樣折磨自己。

我:唔 ..... 跑慣咗,OK嘅。

Paul:我真係唔明你哋,得閒輕鬆跑步,對身體好,我贊成,但好似你咁跑二三十公里,有乜謂呢?

我開始察覺到這對話將進入無建設性階段,要儘快轉話題。

我:你呢,你星期日做乜?

Paul:唔好講我住,講番你嘅28公里,喂,跑28公里有乜咁過癮?我睇電視見到長跑者,未見過一個面帶笑容,全部愁眉苦臉,死老豆咁樣,我唔相信佢哋Enjoy長跑,我覺得攞苦嚟辛。

我一時之間唔知點回應,長跑者的確很少面帶笑容,跑步史上最出名長跑者沙道柏,跑時面部表情似背上被插一刀,但想深一層,一個人專注做一件事,面部表情自然變得認真,正如我也未見過面帶笑容的小提琴家或作家。

我:唔笑不代表辛苦。

Paul:真係唔明你哋,你搵日嚟我屋企幫手清潔,我以為人係追求快樂的動物,你哋竟然追求辛苦。

我:跑步的確係難,跑步者或者從困難中得到滿足感。

Paul:滿足感?喂,你唔後生,咁辛苦?你仔細老婆嫩,我成日聽到「中年漢跑步猝死」,第日我要加倍留意這類新聞,睇住有邊個係我識。

我:义住你把口。

Paul:新聞唔係我作,年年都有幾個好似你哋咁嘅人,話要挑戰自己,尋求突破,其實在玩命。

我已經唔想再搭嘴,低下頭食嘢。

Paul:唔好話冇命咁嚴重,跑步好傷膝頭,你第日老咗就知。

我:我..... 我膝頭.....無乜大問題。

Paul:你唔使死撐,我早排見到你拐下拐下,一定係跑步受傷。第日我見到需要揸拐杖的老人家,問佢哋後生時是否沉迷跑步。

我:唔該埋單。

呢個故事教訓跑步者,長跑或比賽後兩三日,避免跟非跑步者提起跑步,他們不會明白。提醒自己,星期一午餐買飯盒。


蔡東豪 逢星期五刊於《蘋果日報》金融中心版

1 comment:

  1. ahahaha i have this conversation all the time...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