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anuary 26, 2015

冬天的後悔

冬天跑步是關於後悔,由起床一刻開始後悔。冬天起床的難度,可和生命中最困難的事相比,例如戒煙、儲首期買樓。大好星期日,明明可瞓到10點,點解天未光起身?從被窩走出來的那種凍,是凍至入心,因為當中夾雜着淒涼。走出被窩後的幾分鐘,是危險期,因為意志稍弱的人,即包括差不多所有人,腦海中氾濫着後悔,隨時抵受不了,重回被窩。你一定試過吧,不要騙我。

敵得過起身這一關,漫長後悔過程才剛開始。刷牙、換衫、食早餐,每一個動作都帶着後悔。跑步者不停怪責自己,出面咁凍,跑步是攞苦嚟辛,這樣做是多麼沒意思,不過始終是起了身,都要頂下去。下一個關口,是走出大廈門口,一陣寒風捲過來,你咬實牙關,死就死啦!


開始的幾分鐘,後悔着錯衫,原來真係好凍,着得不夠,應該着多一件,或着件厚一點,或着長褲。開始跑,另一種後悔出現,熱身不夠,全身僵硬,跑得好辛苦,天氣完美日子也求其熱身,這麼凍,怎有心情認真熱身?跑步者覺得自己太戇居,跑步是為求過癮,冬天跑步周身唔舒服,跑不出應有水準,跑出時間跟平時差一截,簡直是貼錢買難受。

跑道上,人不多,跑步者有種孤單感覺。人喜歡群居,因為人喜歡質疑自己,當只有少數人做一件事,會覺得不妥,大部分人不做這件事,多數代表這件事有問題。平日見到的跑友,今日不見,人家是英明的,今日跑步太錯,跑步者不停在想。只跑了一兩K的話,可以掉頭,換衫跳回被窩,又一條好漢。這時候後悔遇上抉擇,是最後機會,向前或掉頭。

跑步者放棄掉頭念頭向前跑,身體發熱,有點汗,這時候相反後悔:着得太多衫。這件風褸是多餘,除下來放在哪裏?之前試過很多次,熱身後一件長袖衫都嫌熱,外套肯定是不需要,但忍唔住又着了。件風褸成千銀,冇得唔要,愈跑愈熱,好後悔。

再跑下去,後悔開始褪去,跑步者進入正常跑步狀態,心情變好,之前不順眼的事情變得順眼,在涼風中飛馳,是這麼爽快。另一個念頭在跑步者腦海中出現,是感恩,跑步者多謝上天賜予力量,讓脆弱心靈和身軀,克服一個又一個困難。今日不跑步的話,失去的何其多,跑步者感恩有跑。冬天跑步原來是這麼開心,跑步者以為自己做不到,過程這麽多困難,或者應該是做不到,但跑步者做到。後悔,離開太遠了。


蔡東豪  刊於蘋果日報

1 comment: